第3章 麻姑

白鹿的目光温和而亲切,唐闺臣一愣之下,发觉那双清澈的眼睛中透出缕缕睿智的光芒,那简直像是一双人类的眼睛……不,简直像是一双“神仙”的眼睛!
唐闺臣愣愣地与白鹿两厢对望着。片刻之后,白鹿向她一点头,甩了甩尾巴,转身向着神坛后面走了几步,又回过头来,似有所求地望着唐闺臣。
唐闺臣也不清楚自己怎么会读懂了白鹿的意思——是要她跟上自己。
她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放下了手中的书本,随着鹿向后走去。她走出几步,又下意识地回过头去一看,只见青钿还躺在稻草上,已经睡得很熟,对出现的异常情况毫无察觉。
走到神坛后面,转过一道鹅黄色的布帘,就是后门。唐闺臣跟随着白鹿走出门,来到后院。她看到驴子正被拴在一根木柱上,正在低头啃食着地上的鲜草,唐闺臣从它的身旁走过的时候,它只是兴趣缺缺地抬眼瞅了一下她,便继续啃食那些看上去很鲜嫩的青草。
唐闺臣望着前方一扭一扭的白鹿的臀部,继续向前走去。
她越是向前走,心里面就越是惊讶。——她真想不到,这么一间小小的庙宇,所有的后院居然会如此大、如此深,似乎通向一个未知的世界……
转过了一丛青翠的竹林,眼前忽而出现了一道潺潺的溪水,挡住了唐闺臣的去路。唐闺臣看到在对面的溪边聚集着不少白鹿,大多数是母鹿,不过也有少数头上生着银色的双角,显然是雄性。
唐闺臣站在溪边发怔,而那头白鹿却足不沾水一般,径直从溪水上走过,向着站在对面溪水边的同类们走去。
忽然之间,从鹿群之中,站起了一名女子。那女子望着唐闺臣,露出了微笑,向她招了招手。
“你过来,我有话要对你说。”那女子说道。
“可是……我过不去。”唐闺臣说。
“呵,我忘了,你如今已是肉眼凡胎……”
女子说着,脚下忽然升腾起了一小朵彩云,紧接着整个人便轻飘飘地从水面上滑过,落在唐闺臣的面前。
唐闺臣很是叹为观止。
面前的女子穿一身青色衣衫,袖口和裙边都有绛红色的绲边,大大的眼睛,小小的嘴唇,手指十分修长,有几分像是鸟爪,长发披在肩上。她对唐闺臣一笑:“来,来,我有话要对你说!”
“……您是哪位?”
唐闺臣敬畏地问道。
“我啊,我叫黎琼仙。”女子微笑道,用耳语般的声音继续说了下去,“你可知道一桩旧闻吗?当朝皇上登基的那一年,上林苑之中百花齐放,致使百花的花仙触犯天条,被贬谪下凡间?”
唐闺臣茫然地望着女子清澈的大眼睛。
“我只知道前半段,”她承认道,“而且,恐怕也没有几个人不知道这件事的……可是后半段我却从未听闻过!毕竟,这并非人间之事……”
名为黎琼仙的女子笑了一笑。
“百花的花仙,在降下红尘之后,虽然数年后,于因缘际会之下,可以于人界团聚一方,但其中却有十二名花飘零异域,身临险境,亟待救拔。我知晓你之志向非同一般,但你若想在这人世上有一番功绩,需得先遍历海外,将十二名花加力培植,将来方能与群芳一同返本归元,功德无量!但要记住,这件事,决不能说与第二人知晓,否则将会有意想不到的灾祸降临!”
“等等……我不明白……这十二名花各自是什么花卉……”唐闺臣还没问完,只见黎琼仙长袖一挥,转瞬间已经消失在了她的眼前,只留下空中缥缈的余音:“之后要怎么选择,就要看你自己的了……”
——
“唐小姐,唐小姐,天已经亮了,该上路了!”
唐闺臣听到了青钿的声音,从一个非常遥远的地方隐隐约约地传来。她慢慢地睁开了眼睛,看到了青钿的一张放大版的俏脸,以及照射进室内的,清晨柔和的阳光。
青钿已经整装待发。唐闺臣扭头一看,只见自己昨晚阅读的那本书不知何时已经滑落在了地上。她伸手捡起了书,掸了掸上面的沾的灰尘。青钿一面收拾着东西,一面向唐闺臣笑:“唐小姐昨晚读书太晚了吧?连灯都没有熄,就一直烧到一滴油也没有……”
唐闺臣没说什么,起身来整理自己,同时暗暗回忆着那个奇妙的梦。
她跟在青钿的身后走出庙门,在心里默念着“黎琼仙”这个名字,真奇怪,这个名字听起来很是熟悉,好像从哪儿听说过似的……啊,等等,她想起自己曾在一本野史里面读到过……黎琼仙,不就是麻姑的本名吗?
唐闺臣连忙跑下庙门前的石阶,抬头一望悬挂的牌匾——昨夜天色太晚,加上没有月亮,她压根就没看清牌匾上究竟写的是什么,而现在,她已经看清了,牌匾上赫然是三个大字“麻姑祠”。
“原来是麻姑娘娘……!”
唐闺臣小声叫道。这样说来,昨夜的梦也不是毫无来由的了!难不成,当真是麻姑娘娘给她托了一个梦,要求她去海外……寻找什么名花十二?
唐闺臣努力回想着麻姑在梦中所说过的话,但却无奈地发现,她能记起来的并不多。她心想,倘若自己有机会到海外去,就一定要处处留神,遇到名花,尽力栽培也就是了……
到海外去!她咀嚼着这句话,心中倏然一动。没错,她的确是应当到海外去,毕竟,父亲在出家之前,曾经嘱托过她一桩要事——
将来,务必要寻找时机,出海寻找骆宾王与徐敬业的后人!
——
三日之后,唐闺臣和青钿抵达了京城,驾车行驶在朱雀大街上。
这一年,乃是则天女皇登基后的第十六个年头,天下太平无事。京城里熙熙攘攘、热闹繁华,汇聚着来自四面八方的人物。
街市上随处可见来自异国他乡的奇特之物,亦能看得到异域风格的各色建筑。街市上行走着肤色发色各不相同的商人、使节、旅行者等人。唐闺臣好奇地四处张望着,她看到一名碧眼金眸、衣着华贵的男子站在一家店铺的门口,正凝望他身边站着的黑发黑眼的少女,殷切地说着什么,少女则摇着团扇,微笑着倾听。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