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又是你

陆泽深送走蒋行后,梁浅才缓缓开口,“谢谢你。”
“没了?”
“你要水果还是锦旗?学生党比较穷,你将就一点。”
梁浅靠在枕头上,“或者…你高中欺负我这件事,一笔勾销。以后请别来打扰我。”
“我没想过欺负你。”
陆泽深将她放在一旁的苹果递给她,“还吃吗?我给你重新削一个。”说完也不等她回话,自顾自坐在床头摸上她的额头。
“嗯,不烫了。”
等梁浅反应过来,他已经开始削苹果了,慢慢和她解释,“高三的时候,我和你是邻居,”他削苹果的手顿了一会儿,“你住在四楼,我家在三楼,经常听到你父母吵架。”
梁浅闻言,心像是被什么东西攫住,不得动弹。
她父母都是普通工人,相亲认识的。妈妈脾气不好,爸爸平常加班工作晚,家务一点也不做,两人为了些鸡毛蒜皮的事吵了十几年,她上大学后反而关系稍微好了些,妈妈说,年纪大了没精力吵,就这么过下去吧。
不过她依稀记得,三楼是新搬来了一户人家,只不过她每天六点多走晚上十点钟回来的,很少见面。
“我有时候看见你坐在楼梯上哭。”
陆泽深将苹果递给她。
高三压力大,数学忽高忽低,文科班叽叽喳喳闲言碎语多,父母本身都是工人,对自己期望也高,她心思敏感,难免情绪起伏。
“我拢共就哭过两次,你全看见了?”梁浅撇撇嘴,嘴里混着苹果咔擦的清脆声,“我不好哭。”
陆泽深忽然笑得很温柔,“一中星期六下午放假,高考前一个月的那个下午,我回来拿书的时候就看见你在哭,正好…中午在楼下听见你爸妈说要离婚,以为你爸妈不要你了。”
梁浅停住咀嚼,“你怎么记得这么清楚。”
“我觉得你挺可怜的,好歹当了快三个月的邻居,所以决定写一句话安慰你。”
“你何止写了一句话,你还写了九封。”
梁浅言语里似有怨怼。
陆泽深难得迟疑道,“我想告诉你,这个世界不是一团糟,还有人喜欢你,还有人在意你的喜怒哀乐,你值得继续往前走。”
其实我们认识得更早,只是你记不得。
陆泽深目光灼灼,想说什么,到嘴边还是顿住了。
梁浅眼眶有点热,慌乱地低下眼,将苹果扔到垃圾篓里,“我听妈妈说,三楼的男孩子和我一样,高考前一个月生了病。”
陆泽深笑着,“对,还挺严重的,不过我之前就进了华大的自主招生,所以高考虽说也不怎么样,到底还是来了宁城。”
“我…好像对你有点印象。”
梁浅低头回想,“你当时在四班,成绩挺好的吧?”一中理科尖子班就三班和四班两个,她应该在荣誉榜上理科那几栏看到过他的名字。
“我是数学课代表。”
梁浅忽然记起来,二模的时候,她同桌课间说闲话的空档说过,说三班那个数学课代表考二模语文就发烧了,到现在都没来学校。这是唯一一次荣誉榜前几名没有他名字。
一阵敲门声不合时宜地打断他们的对话,“梁浅,打扰你们了么?”
林婕已经推门进来了,看见陆泽深的时候眼睛一亮,欲盖弥彰地将碎发别到耳后。
“没,正好。”
梁浅和陆泽深道,“你先回去吧,林婕会在这陪我。”
陆泽深拿起梁浅的手机,轻而易举解了锁,重新加上QQ和微信。“我们现在是朋友了吧?”
说完不等梁浅点头,他将手里的袋子扔给她,“你喜欢的西巷苑的面包,少吃一点,别撑着。”然后微微和林婕点头就走了。
林婕试探地问,“梁浅,他们都说,陆泽深是你男朋友,真的哇?”
梁浅捏着手机,将脸埋在袋子里,掩盖自己的脸红心跳,“没有没有,高中的熟人而已。”
“他和你都是江城的?”
“嗯。”
林婕深深看了她几眼,没有再问陆泽深的事。
两天出院后的早上,梁浅发现错过了班长的消息,周六要去地铁站做志愿活动,一共有10个小时的志愿时长。
学校规定要拿奖学金一年起码要有50个小时的课外时长,梁浅因为最近学习忙,到现在一个活动都还没有参加。等她好不容易赶完了五场期中考试,已经接近11月中了,志愿活动基本全部结束。
她漫无目的地浏览学校总是抽风的网,忽然看见外院贴出来的声明:
寻找一位班助,会德语,负责宁大外院对外德语班日常管理,每周六早上八点到晚上六点,可以免费听德语课,有津贴补助,欢迎德语系学生报名!
联系方式:赵老师
电话:***********
梁浅眸光一闪,赵老师不就是她从前的班主任么!虽然上面写的是德语系学生,不过她转专业过来的,多少会一点,能听课也挺好的。
她决定直接发微信问问。
“赵老师,您好!请问周六您课外辅导班的班助有人选了吗?我想报名。”
等消息的时候,她漫无目的地上下翻着,很快就翻到了上面陆泽深发的消息。
“早安呀潇潇。”
梁浅回他一个笑脸。
“你怎么知道我叫潇潇?”
“以前是邻居,你妈总在楼梯口这么喊你,听到了。”
很快赵老师的消息也回过来了:
“好的,好多原来你同学周六都有课,或者做家教去了,你这个星期六到静远楼二楼阶梯教室,我先把资料给你。”
很快赵老师那边就开始传送一些德语资料。
梁浅又继续和陆泽深发消息,“我没猜错的话,现在是上课时间。陆同学这么闲可以玩手机吗?”
陆泽深站着自习室里,望着清晨第一缕曦光穿过厚厚的玻璃窗,照在他熬夜做出来的模型上。
白皙的手在设计的园林模型上安置好最后一块石头。
“你等一会儿。”
陆泽深匆匆发了这个消息,然后对着最好的阳光角度,拍下他迄今为止最满意的作品。
梁浅见陆泽深发来好几张图片,惊艳得说不出话。放大图片细细观察了很长时间。
“是留园?”
陆泽深挑眉,单手发消息,“你看得出来?”
“老四!”李宗越推开门就看见他盯着手机发呆,“吕老师的作业…你做好了?!我的天哪你是什么变态!!”
陆泽深抬眼看了一下大惊小怪的学长,“多谢夸奖。”
“你选建筑,是因为很喜欢这个专业吗?”她想了想,“我身边的理科同学们都是削减脑袋要去学金融或者软件工程。很少有喜欢建筑的。”
就像夏琳要报专业的时候很喜欢工业设计,她妈妈拼命拦住报个了计算机信息管理。
“我又不贱,干嘛选择不喜欢的委屈自己。”
梁浅被他语气逗得一笑,想想又有些惭愧,她就是因为担心只会外语其他什么都不会,才下定决心要转专业。
“你想看真正的留园吗?”
“我快上课了,不聊了。”梁浅假装没看见,收起手机,跑去食堂买包子豆浆。
陆泽深有些挫败地看着屏幕暗下来,闭眼趴在桌子上准备睡觉。
李宗岳啧啧两声,盯着他的手机,“怎么,学业得意情场失意?”
陆泽深重新睁开眼,冷冷看向他幸灾乐祸的脸。
李宗岳被他的眼神吓得一缩,很快就又拍拍他的肩,“你跟老大说说,你这么优秀,人家小姑娘为什么还不喜欢你?”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