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除夕夜

大年三十。
过年的气氛总算是浓烈了起来,网上的事情告一段落,颜妙也安心放假。
吃了年夜饭,颜父颜母熬不住夜,十点多吃了饺子就睡下了。
颜妙独自看着春晚不时被逗笑,但更多的时候都是在发呆出神。
不知道怎么回事,越是喜庆的节日里,颜妙越觉得心里怅然若失,她好像已经离不开这个世界了。
回过神儿已经快十二点了。
周期的手机响起,他看了一眼,拿着手机走到了窗前,一接通就听到了对面喜悦的声音:“恭喜发财,红包拿来!”
周期笑着说:“好,一会儿就发红包。”
“哇哦!”小喵兴奋的声音似乎真的因为红包而雀跃,“你吃饺子了吗?”
“刚刚开始吃。”周期看了一眼桌上热闹的家人们。
颜妙忽然又兴奋地喊了一声:“放鞭炮了!你听!”
而后周期听到了打开窗户的声音,外面的鞭炮声也清晰了很多。
小喵说:“感觉已经很久没听到鞭炮声了呢!不过,嘶,太冷了,还是不听了。”
周期又听到了窗户关上的声音,对着手机说:“没关系,这样也能听到。”
和周期通电话之后她觉得心里踏实了很多,就拿着手机回到房间躺下,准备和他聊天酝酿睡意。
“你在哪儿呢?”颜妙抓着一缕头发玩弄着。
周期说:“我也回家了。”
“难怪,等你给我打电话都等不到……”小喵带上了几分埋怨。
周期连忙解释:“是我不好,上午和我父亲说清楚了秦家,还有你的事情,想晚些再……”
“好啦!”颜妙被逗笑了,“我吓唬你呢!”
“妙妙。”周期忽然迈步离开客厅,走到了书房关上房门。
调整好呼吸说道:“原本我想当面说的,但是今天就忽然等不及了。”
“周期……”颜妙在那头忽然紧张了起来,呢喃着他的名字。
周期应声道:“颜妙,我想正式地请你,和我一起走下去,一起度过余生,好吗?”
周期说完耳边只剩下了朦胧的鞭炮声,小喵沉默不语,难道是没听到?
或是不愿意?
他有些紧张了,“颜妙……”
“周期,”颜妙的声音终于响起,“我不知道未来会怎样,但我想让你做这个世界里我唯一的依靠,你愿意吗?”
即使她越来越适应在这个世界里生活,但仍会在一些时刻猛然惊醒,害怕离开。
她早就把周期当做了唯一的浮木,紧紧抓住,舍不得松开了。
“我愿意!”周期恨不得立刻答应,表明决心。
听到答案的那一刻颜妙似乎也同时呼了一口气,“哈哈……”而后畅快地笑了出来。
“是你答应我的哦!可不能反悔。”颜妙重新躺在床上,闭上了眼睛。
周期懵了一下,打算求婚的是他,怎么反被求了,还把自己卖给了小丫头呢。
不过他甘之如饴,“妙妙!我绝不反悔……”
小喵的呼吸逐渐平稳,心里前所未有的安稳,困意也渐渐酝酿出来,“我相信你。”
他好像再次看到了元旦前夜的烟花在心中绽放。
周期沉醉在小喵变相答应他的快乐里,听着她时不时哼唧几句,也附和着。
颜妙关上了房间的灯,咕哝着:“我困了,你还不睡吗?”
周期放低了声音,“我也要睡了。”
“睡前你得说几句甜言蜜语,这样我就能做个好梦了……”小喵赖唧唧地撒娇。
“甜言蜜语……”周期有些被难住,“前两天的杂志你很好看,特别喜庆。”
“哼……哪有夸女朋友喜庆的……”她翻了个身,就要睡着了。
强忍着睡意问他:“你爱我吗?”
周期温温柔柔的声音传来:“爱你,世界上最爱你。”
听到这句话,她终于一头栽进了梦乡。
听着她慢慢平稳的呼吸声,周期挑挑眉长出一口气。
哄睡可比求婚更难哦……看来有老婆以后的日子不好过啊。
他越想越得意,真是甜蜜的负担啊。
他听了一会儿,确保小喵睡着了,才挂断了电话,从书房出去。
回到客厅家人们已经吃完了饺子,收拾了准备去睡。
“哥,刚才干什么去了?”周期的堂弟明明好奇地问。
“刚才去办了一件大事。”周期面上带了几分笑意。
堂弟被周期笑得毛骨悚然,“天哪!哥竟然笑了,刚才肯定没干好事!”
“赶紧去睡觉吧!”周期拍了明明脑袋一下,转身离开了。
睡前忽然想起来什么,拿起手机给他家小喵发了个大红包。
---
颜妙在家只休息到了初三,就被小二薅去工作了。
她把手里的邀约塞给颜妙说:“看看吧,你有什么想做的。”
颜妙沉重地从地毯上坐起来,“我什么都不想……”
小二威胁道:“那你想不想死啊!”
颜妙立刻求饶,撇撇嘴道:“那我还是想工作的。”
小二指指一份文件说:“有戏找你演女主,剧本不错。”
颜妙直接把本子扔到一旁说:“敢找我演女主的一定脑子不太正常,pas。”
小二又抽出一份合同说:“行,不演戏,那这是个综艺,您看看?”
颜妙看了一眼,“这年头的综艺比电视剧还难演,pas。”
小二抱着胳膊无语,“那你想干什么,要不干脆去直播带货吧。”
颜妙再次推脱说:“那不行,我也不会整活儿啊。”
“行了我知道了,”小二阴测测笑着说,“就是不想上班是吧……”
见小二即将暴走,颜妙立刻跪滑:“不不不,我觉得这个不错,二娘娘您看看?”
小二接过文件看了一眼,“你不是说不演戏吗?”
颜妙小心地捏着小二的肩膀解释道:“我光说不演女主,没说不演女配啊。你看这个角色,人物故事简单,也没有感情线。不需要演技,最适合我了。”
小二扭头白了颜妙一眼,“这种角色都是别家艺人一眼就会拒绝的,人家都要背景复杂,性格有反差,人物得成长,感情线浓烈的。你可好,全反过来。”
颜妙继续卖乖道:“好不好就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嘛。那种复杂的角色咱也演不来!况且咱这种角色,正好没人抢。”
小二被她又是捏肩又是敲背弄烦了,把人赶开,“行了,我还不知道你吗。这个角色我会去争取的。”
颜妙立刻恭敬道:“谢二娘娘。”
小二好笑地白了她一眼,“后天有一个采访,好好准备啊。哦,你还住周总那儿吗?”
颜妙顿时结巴了起来,“这个……我还没想好……”
小二想了想说:“如果住在周总那儿的话,你这房子也别退租。”
颜妙点点头,小二先离开了。
这时周期打来了电话:“妙妙,什么时候回家,我去接你。晚上吃什么?”
原本她还在纠结要不要继续住周期家,但这句话直接打消了她全部的犹豫,开心地说:“现在来接我!我想吃猪排面!”
终于,她回到了仅仅住了几天就舍不得离开的房间。
颜妙也觉得奇怪,自己的小出租屋她住了快一年都没啥感情,而周期这儿,她住了不到一周,已经舍不得离开了。
颜妙坐在餐桌前,紧盯着即将出锅的面条,忽然注意到了周期忙碌的身影。
在家里他一般都穿着宽松的家居服,但系上了围裙的话,腰部收紧,身体的线条就会变得很明显。
颜妙忽然就对锅里的东西失去了兴趣,从椅子上下来,蹑手蹑脚地走到了周期身后。
一个色喵扑食,伸手搂住了周期的腰。
小手不老实地寻找着他的腹肌,不过这围裙实在是碍事,她掀起一角,从里面钻进去。
“妙妙!”周期虽然早就发现她溜了过来,却不知道她要干这事,连忙放下手里的筷子和漏勺。
“做饭呢,不要捣乱。”他把小喵薅到面前,一把按住她的小脑袋。
颜妙委屈巴巴,“人家想你了,抱抱都不行嘛!”
一颗色胆被她说成了相思,周期明知她在胡扯却仍是满心欢喜,捏捏她的小脸,一把将人抱起,放在料理台上。
在她噘得老高的小嘴上轻轻一吻,“乖,先做饭。”
尝到了甜头,小喵自然老实了一会儿,捂着脑袋为自己的没皮没脸羞涩了一会儿,又肆无忌惮地看着眼前的男人。
“周期,我觉得你最近变得爱笑了。”她似乎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周期有些不悦,捞面的空隙看了小喵一眼说:“你还叫我名字,除夕那晚你都……”
“好了好了!”颜妙连忙从料理台上跳下来,“亲爱的!亲爱的!”
她喊了两声之后笑骂着:“真是小气!”
周期这才满意,“是某人太不自觉,总要我提醒。”
把面端到餐桌上,他看着小喵狼吞虎咽,比自己吃还满足。
吃完了两人收拾着桌子聊天。
周期问:“你哪天去工作?”
颜妙回答:“后天,你呢?”
周期说:“正常节假日休息,初八开工啊。”
颜妙哀嚎:“我要小二给我开三倍工资!”
说起这个,周期问道:“听说《开元》过完元宵节就开机,你要去串个角色吗?”
“这么快?”颜妙惊讶,一般电视剧筹备都需要好久,一两年都是常有的事。
不过既然效率这么快,她也心动了起来,毕竟她很想去剧组磕CP的。
但是也不知道档期能不能排开。
颜妙答应下来:“我回去和小二说一下。又要进组了,我得快点让她去找个助理。”
周期哦了一声问:“你想要什么样的?”
颜妙想了想说:“和小二一样就行。”
周期语气一滞,“这……”
颜妙也觉得这个想法不太可行,便说:“可可那样也行……”
周期继续:“嗯……”
颜妙忽然眼睛一亮说:“要不,你这样的其实也可以!”
周期清了清嗓说:“我知道了……”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