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那年的事到此为止

“乔铭,我只有梅丽这一个朋友。”司沅说这话只是想让坐椅子上的那个男人明白,尹梅丽对她的重要性,“如果她不快乐,我会无条件站她身边,甚至带她走。”
“好,但我不会让那样的事发生。”
司沅走向他跟前,伸出右手,“希望你说到做到,让她快乐幸福。”
两人轻轻握了一下手,乔铭因司沅的举动想起一些陈年旧事,感叹说:“你们两个不愧是对方的好朋友。”
司沅看了眼腕表,问:“怎么?”
“梅丽之前每次去我店里喝醉酒,大部分都是为了你的事。”乔铭也实话告知:“每年的清明节便是她最痛苦的日子,她说是自己害你变成了一个人,是她把李橙心带去半腰山让你比以前更为难。”
司沅对这些事都知道,之所以没在尹梅丽跟前提起过就是不想她胡思乱想,谁知还是…
时间很快过了半小时,尹梅丽趴在门上偷听却什么都没听着,这时有人问她怎么不干脆敲门进去坐着听?
“你有胆子,你上。”
“我才不要进去自讨苦吃。”同某人一样趴在门框右侧的李橙心,说完又换另一只耳朵凑在门板上,“梅丽姐,要是乔老板真让司沅劝动了,你还愿意结这婚吗?”
尹梅丽对乔铭说不上百分百了解,不过在相处的这几个月里,他是怎样的处事性格她还是略有把握。
“定下的婚礼哪能说不办就不办,至于司沅担心的那件事,我一言半语也讲不清楚。”
李橙心想了一下,点头认可:“确实,有些事情只能用行动证明,何况你现在在她心中信誉度近乎为零。”
突如其来的直白语气,让尹梅丽有一秒误以为是里面的人出来了,等她擦了把眼角看清,叹口气说:“你真是越来越像司沅,一点没有以前可爱了。”
李橙心笑着抓了抓自己的头发说:“没办法,整天耳濡目染,改不回去了。”
尹梅丽干笑两声,“这样…挺好的。”
“是吗,我也这么觉得。”李橙心还头一回被人夸她像司沅,愈发笑得灿烂。
尹梅丽在心底感慨:当真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啊!
书房里,司沅又跟乔铭闲聊了两句便让他吃过饭带人走,“早些回去吧,要不然叔叔阿姨该着急了。”
开门前,乔铭对她说了声谢谢,“司沅,这些话除了你没谁会对我们说。”
没再接话,司沅转动把手开了门,可忽然有道身影从开了一半的门边倒了进来,她急忙伸出手去。
“李橙心,你在这干嘛?!”
稳下心神的李橙心,看着紧搂住自己腰的人,笑嘻嘻说:“司沅,我来叫你吃饭。”
“你还没吃?”
李橙心用力点头。
想到那一锅应该已经坨了的饺子,司沅不禁皱起眉,“尹梅丽,你不吃光今晚不准走。”
无辜躺枪的某人看了眼乔铭,跟在司沅和李橙心的身后问:“为什么是我吃光?李橙心也有在门口偷听啊!”
乔铭看着气呼呼走前面的人,也两步追上去,等并肩时拉住她的手,好在挣脱了两下后便再没有动,于是说:“放心,有我在。”
“行啊,那你全都吃了。”
“好,吃完我们就回家。”
尹梅丽感觉自己被人套路了,但是她又不能跳出来,只“嗯”了声答应。
送走闹别扭的两位新人,李橙心主动提出去收拾厨房洗碗,还体贴为司沅泡了杯咖啡,让她站一旁边喝边监工。
洗到一半,李橙心想起来一个问题,问:“司沅,你跟我接吻的时候到底是什么感觉?”
司沅险些被一口咖啡呛住,幸好她一个深呼吸稳了下来,神情语气照旧,“怎么突然问这个?”
“就很好奇,你是如何跟梅丽姐形容的。”
司沅没直接回答,而是讲起了那天发生的事,“梅丽那时候还不能接受异性对她做亲密的举动,所以才问我跟你接吻的感觉是什么。”
李橙心后知后觉“哦”了声,“难怪你刚才那么说梅丽姐。”
“我说她,也是希望她想清楚,不要结了婚再找我哭。”
“哭怎么了,一般人谁敢在你面前哭。”
司沅明显感觉洗碗的人情绪不对,放柔了嗓音问:“怎么了?”
“你还没回答我最先说的那个问题。”
李橙心气鼓鼓讲完,抬起右手想把散在脸侧碍事的头发勾到耳后,奈何手上全是洗洁精泡沫,结果下一瞬司沅便帮她做了。
动作那样轻柔宠溺,全然不似刚才同尹梅丽说话的神情模样。
李橙心定定看着面前的人,一字一句说:“司沅,无论你有没有感觉,是何种感觉,我对你每一秒都是付出的真心。”
“我知道。”
“你知道就好。”李橙心说完又不自觉傻笑起来,她的困扰总是来得快去得快,通常被司沅称为没心没肺。
说话间,碗也快洗完,司沅却在她喘口气的时候叫了她一声名字。
“干嘛?”
抿了口咖啡后司沅建议:“要不要试一下?”
“才不要,很苦。”李橙心疯狂摆手拒绝。
“一点都不苦。”
李橙心一脸才不上当受骗的认真表情:“它真的很苦,我有喝过。”那次还是在A城,趁司沅接电话的空档她偷偷尝过。
“今天这杯是甜的。”
见司沅一本正经,李橙心有些动摇了,“没骗我?”
司沅将杯子递过去,某人就着她手喝了一小口,果然下一秒笑脸变愁眉苦脸。
“你干嘛骗我喝…”
还未等李橙心说完,司沅便俯身吻住了面前的人,由浅入深,由缓到急。
片刻后,司沅稍稍拉开怀里跟她一样呼吸急促,眼神中带着某种迷离情欲的李橙心。
“还苦吗?”
李橙心摇了下头说:“不苦了。”
“那刚才你是什么感觉?”司沅说着用食指抚上那水润的红唇,指腹轻轻摩挲。
“感觉呼吸被抢走,整个人都像飘在了海面上找不到停靠点,但是睁开眼见到是你,并不觉得害怕。”
“很好的形容。”司沅浅笑一声问:“那你想听听我的吗?”
李橙心早就迫不及待,“当然!”
可是司沅什么话都没说,只再次用力将她揽进了怀中,那样的力度仿佛是怕天亮之后她会消失。
心口好似被一块很重的重物压住,隐隐传来一种似曾相识的压迫感,让她又回想起那次在三楼天台。
她对司沅说接吻很恶心,她说从未爱过司沅,所有的一切都是骗人谎话。
同咖啡相似的苦涩回忆,沾一点便足以让她退避三舍。
回抱住眼前的人,李橙心说:“司沅,我爱你。”
隔了好一会儿,她才听见一声很浅的回应:“李橙心,我们要永远在一起。”
这一夜李橙心睡得很不踏实,等她半夜醒来才发现是司沅没在枕边的缘故。
见门缝漏进的光,李橙心轻推开门走了出去,在二楼尽头那间半掩着门的房间,她见到司沅正跪在放了两张相片的案桌前。
相片里的人她认得,是司沅的父母。
李橙心想也没多想就随司沅一样,跪在了地板上。
整栋房子异常安静,如果不是有司沅在,她必定要将所有的灯都点亮。可因为有司沅在,她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变得勇敢。
跪了没一会儿,她恍惚听见声对不起。
在她还没有缓过劲的时候,又听到一句让她更加忍不住想哭的话。
“我记得以前就和父亲母亲说过,这辈子要么不结婚,要么便是娶李橙心。很抱歉最终仍是没能按母亲和父亲的期望那样发展,不过我也算说到做到了。她如今也是这栋房子的另一位女主人,我死后所有财产的唯一继承人。请您们怪我就好,别怪尹梅丽和李橙心。”
司沅跪了不知多久,站起来回房的走路动作都不太利索,但她想尽快回到某人的身边,却在拉开门见到跪在地上的李橙心时愣在了原地。
眼前与她对视的人貌似还哭了,门缝的光照得那眼泪都犹如一颗颗会发光的珍珠,让她倍觉心疼。
“李橙心。”司沅轻唤了声她的名字后命令:“给我擦干净脸,起来赶紧回去睡觉,不准乱想!”
地上的人立马听从指挥,左手撑着膝盖抬起右手背抹着脸,可是脚步并没有往两人的卧室方向去,而是朝她缓慢走了过来。
等她清楚来人的意图时,已被人抱了满怀,没过多久,颈项上还有湿湿的暖意滑过。
“李橙心,你为什么那么爱哭?”
这话过后,哭的人更像是被触碰了泪流不止的穴位,司沅轻笑着低头吻了吻把脸藏在颈肩里的人的头发,安抚说:“别哭了,流的是你的泪,可最疼最难受还是我。”
这时,终于有声音从她颈肩处传出来,“对不起,再给我一分钟就好。”
“好,最后一分钟,过了便再也不要跟我说那三个字,也不要把任何事揽在自己身上。”司沅加重了语气问:“李橙心,你能做到吗?”
“我…可以做到。”
半腰山山脚下一住宅楼,尹梅丽半夜爬起来上厕所时,看见屏幕亮着的手机里有条新消息。
解锁点开只有简短几个字——那年的事到此为止。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