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潜别离

他们说,刑堂有一道暗门,联通地狱。
他们说,十八重地狱之下更有无间地狱。
他们说,地狱里有修罗鬼域、幻象丛生,进去的人都疯了。
……
我不知道他们所言真假。
我只知道,在密室内绕完第十八圈后,长老终于停下,站在了入口右侧。
那有一道铁门,在黑暗中并不显眼,却也不至于看不见,何况血腥味是那样明显。
或许是长老年纪大了,老眼昏花吧。
他打开门,引我进去——
事发后第七日,我再一次见到圣女,在刑堂密牢无间之境。
圣女显然是受了刑的,破烂衣衫血迹斑斑,裸露在外的肌肤伤痕累累,呈现出一种青紫的颜色。手臂粗细的玄铁锁链横七竖八捆得结结实实,将两臂高高挂起,吊在房梁上。
长老高声喝道:“犯人澹台,你可招来!”
圣女便笑起来,清亮眼珠骨碌碌地转。起初,她抿着唇,含蓄地微笑。渐渐地,嘴角上扬、咧开,就露出一口雪白的牙。
旁人总说,圣女为无间幻阵所困,发了癫,但我以为,圣女是再清醒不过了。我还记得圣女不是圣女而将要成为圣女的那一夜,她是那样的意气风发,那样的……我不晓得该如何形容,但在这一刻,圣女给我的感觉就和当初一样。
圣女蓦地敛了笑,目光清凌凌扫过来。
她道:“无怪乎外界都唤圣教作魔门,盖因尔等罔顾天理,歪曲教义,宠信奸佞,陷我圣教于此境地!”
长老笑笑,不说话。
我忽然想到不久前学的一个词,叫例行公事。
圣女也不说话。两厢沉默许久,长老把我往圣女的方向一推,转身先走了。
圣女没有理会,只是看着我。她很认真的模样,仔仔细细将我看了一遍,在脸上滞留得格外久。
没来由的,我感到一阵心悸,左手下意识摸到腰间,握住剑柄。
这实在是奇怪,无间之境是最安全不过的地方,绝不可能有敌人出现,为何我会感到恐慌呢?
圣女轻声叹了句什么,我没听清,只见得她手一招,便引得铁链哗啦啦响起来,伴着人声:“红尘,过来。”
我依言走上前去,跪在她面前。
“我活不久啦。”圣女笑道,“我死不足惜,但若这一死能唤醒那些不愿沉沦的教众,也没什么好怕的。只有一样,红尘……”
好像有什么滚烫的东西烧进眼里,我眨眨眼,运转功法压下那股热意,抬头望向圣女。
我说:“您走吧,走不动,我就背着您离开无间。小主人还需要您照顾,教众也需要您的引导。”
圣女摇头:“我从前给你讲了许多经书故事,总有先哲为了众生牺牲自己……你以为我要跟你讲这个?错啦。我向来仰慕先哲,真轮到自己的时候,却发觉殉道之事非比寻常,总下不定决心。倘若我能逃,早就逃了。不信?红尘,掀开我胸前的衣襟。”
铁链牢牢绑在胸前,我摸索许久,才从重重铁链下摸到一角衣料,滑腻腻的。
手指被压在铁链下,委实不好做,只能从底下费劲推开。
一簇火焰猛然窜起。
我怔住。
铁链纵横间透出幽幽火光——在胸膛正中,血红衣衫之下,如心脏般跳动的火焰嵌在血肉间。
圣女道:“那一簇火取自秘境本源,是无间的‘心’,现在也是我的心了。从心被挖走后,它就维持着我这几日的生命,只要我离开此处,便会当场暴毙。所以你看,不用他们动手,我也活不了几天了。”
“总有办法的,不是吗?”我问道,“您说过的,事无绝对,寻遍天涯海角,总有一件东西能救回您。”
“你又糊涂了,我是已死之人,全赖这与秘境共生的火焰维持着我【这几日】的生命,逆转阴阳是违背天理之举,我活不长的。”圣女失笑,“来日之算,将死之人就不多想了。如今我放不下的,唯有你和那孩子。”
她褐色的眸子直直望着我——圣女说过,那是一种极为诚恳的交谈姿态:“你是我最信任的人,即便‘他’也不能与你相比。红尘,我的孩子,你愿意替我将君泽养育成人吗?”
“托孤”,这个词我是学过的,在书里往往伴随着英雄末路,有种很凄凉的意味。
可是,我的主人,梭罗圣教的圣女,她怎么可能跟这种词扯上关联?绝对不会。
我应下:“当然。”
圣女又道:“那就拜托你了,红尘。在你常去的那座山下有一个小镇,你带着我的私印去找一户姓宫的人家,只要说是杜若叫你去的,他们就会将孩子交给你。你还未见过君泽吧?她有一双蓝色的眼睛……蓝色的,和你很像的颜色。”
也不知圣女用了什么秘法,竟在毫无灵力的情况下藏住了东西,她口中默诵着什么,那枚私印与一枚储物玉戒竟自凭空出现,一并落到我手上。
而后,圣女蹙起眉头,缓缓说道:“我曾经无比信赖圣教,但它如今的行为令人蒙羞。我不知道当初让你留在教内是否是个正确的决定,我也不知道,他们是否还能信任——包括‘他’。如今,我唯一能给你的建议就是,离开这里,离开修士的世界,远离一切纷争。”
“不。”我毫不犹豫地摇头,“圣女,我是作为一件兵器来到您身边的,锋锐的刀剑不该藏锋。”
圣女极为诚恳地望着我:“我知道,红尘是这世上最好的剑,我从来不曾看低过你。可是,红尘,比起手中的利刃,你更是我的孩子。我希望你们——是你们,你,和君泽——都能平安一生。红尘,你甚至还未满百岁,也未曾见过圣教之外的世界,你的人生还很长。从前是我不对,今后你不要再卷入此中了。在你能够对抗这个世界前,躲起来,照顾好自己。利刃藏锋,是为有朝一日试剑天下。”
圣女的话使我信服。我又觉得我好像是不愿意的。但她是圣女,是我的主人,所以我必须应下她的一切要求。
我答应了。
“这样就好了,这样就好了……”圣女重重地念了两遍,紧蹙的眉舒展开,“你记着,你叫斩红尘,不是圣教死士,只是我杜若的孩子。我是杜若,而非圣女澹台。杜若仍然忠诚于圣教,也深爱着她的孩子们。无论将来如何,今时便是如此。”
我不大明白,但还是点头应下了。
“有你知晓,也就足够了。”圣女笑起来,伸手轻轻一推。
为什么她能从那重重铁链间伸出手来?这一掌又能有多大威力?我想不明白,也来不及想。
恍惚是一片叶,叮当作响的铁链声里,我感到身躯化作无形,飘荡虚无中。
她轻声念道:“愿君此生,斩红尘,辟寒暑……莫入凡尘苦。”
一簇火焰猛然窜起。
星点火光自她胸前蔓延,那张温柔面孔便融入烈烈火焰中了。
我听见圣女的声音,清越、空灵,萦绕天地间,仿佛是轻声念诵的经咒。
“因果循环,如影随形。自此而始,由此而终……”
烈焰照彻长夜,焚尽天地,血腥中的累累白骨皆化作灰烬,在漫天火海中飞扬。
于是我醒来,站在苍翠青山下。
两日后,我听闻魔门圣女叛逃,残杀魔教暗卫、烧毁无间之境。
作者有话说
    文中教派为杜撰,有部分参考现实及武侠小说。
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