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我的世界开始下雪(1)

(1)
江城第一家星巴克开张的时候,我仪态万千地之飘过校园里那条著名的樱花大道,心情如枝上的残花一样在风中飞扬。
我翘了课,那一册如墙砖般厚重的《传播学概论》,早已被我泡在了洗衣池子里。
从W大到星巴克所在的群光广场,不到二十分钟的路程,我还是拦了一辆薄荷青的的士,的士的颜色像雨后的天空般清澈透亮。
可星巴克的门前,却早已排了长长的队伍,为了一杯记忆里醇厚香甜的杏仁拿铁,我咬着牙站在了长长队伍的末端,和所有人一样,伸着脖子等待着。
可我却看到了顾长安。
透过星巴克落地的橱窗,那一抹墨绿的的窗帘下面,正坐着顾长安,而他的身边,是一个光鲜亮丽的女子,女子的脖子上,围着一条点点樱花若雪般飘落的围巾。
我咬了咬牙,前晚顾长安在电话里用他那蛊惑人心的嗓音说,“Honey,这几天会议多,我不飞江城了,你乖乖地一个人过啊,我被灌了好多红酒,Honey,想你。”
顾长安酒后的声音带着男性特有的磁性,当他伸出修长的手指划过我的脸时,当他带着酒香的鼻息薄热的喷在我的脖子上时,我甘愿一辈子沉沦在他的怀抱里。
可这个时候,他的手却不着痕迹地坏搭在那名女子的腰上,甚至于将数块方糖泡进咖啡杯里,搅拌溶解后递到女子的手边,我听不到他在说些什么,可他的眼神,却是那种时常对着我笑的宠溺。
顾长安,这么快就腻了么?
“诗樱!许诗樱!”队伍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是凡贺。
凡贺拼命地向我挥着手,我皮笑肉不笑地挥手回应了一下。
“要什么口味的,我帮你带一杯,快排到我了,”手机响过,凡贺的声音带着兴奋地传来。
“拿铁,加杏仁糖浆,”我面无表情地回答着,转眼便看到玻璃橱窗里的顾长安扭头在身边女子额间轻轻地落下一个吻,而那名女子却依旧嘟着嘴。
顾长安似是讨好般地说着什么,渐渐起了身,抓起了桌上的车钥匙,才见那女子微露笑颜。
以我对顾长安的了解和对群光地下车库的熟知,从他推开玻璃门离去到再次出现在我的眼前,这中间,需要七到八分钟。
顾长安用略带鄙夷的眼光扫视了面前庞大的队伍,勾了勾唇角后离去。
所幸,他没有看到我。
我从队伍里挤了出来,推开了那扇还沾有顾长安手温的玻璃门,径直向那名正在整理围巾的女子走去。
“这儿,有人吗?”我笑着问道,女子的手很漂亮,点点淡紫色的蔻丹映衬在那条有着梦幻般色彩的围巾上,相映成辉。
女子不曾抬头,依旧旁若无人般地取出一面化妆镜,拿纸巾拭去唇上残留的咖啡印渍,补了唇彩。
“你的围巾好漂亮,看花色像是日本的大岛樱,”我依旧带着笑。
女子抬起头来看了我一眼,许是见我无一丝的恶意,许是听见我的赞美,终咧唇笑了笑,“你坐吧,我们马上就要走了,这围巾是日本七丁目田屋的手工品,听说那一家是日本皇室御用的服饰店。”
话语里,隐隐地有着一丝炫耀。
“是吗,很漂亮,”我笑着,心里却鄙夷地骂道,浅薄!
如此浅薄的人,怎么入得了顾长安的眼?
打赏